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bzzzb"><listing id="bzzzb"><menuitem id="bzzz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zzzb">

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互動>七一客戶端> 詳細內容

                七一文學|兩代書緣|程華專欄

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七一客戶端 作者:程華 發布時間:2021-08-11 14:17:55 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讀書之于我,可謂歷經了快樂—痛苦—快樂的曲折演變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小學前,吃零食和翻小人書是我的兩大愛好。20世紀70年代,在品類十分有限的零食里,我最喜歡蘋果糖,就是蘋果做的果脯。在簡陋小店的柜臺上,一個個玻璃罐依次排開,胖娃娃般的蘋果糖挨挨擠擠地躺在玻璃罐里。剝開透明的玻璃紙外衣后,露出琥珀色的小模樣,入口香、甜、糯,連牙齒都帶著甜香。書么,當然是小人書,重慶人叫“娃兒書”。跟著父母上一趟街,回來時必定一手抓糖一手握書。住家附近賣糖果和“娃兒書”的店鋪老板,都將高不及柜臺的我奉為上賓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讀小學時家住郊區,學校離家有點遠,兩站路,且只有22路一條公交線路,半小時或更久時間才從石橋鋪開來一趟。那車又舊又臟,除了喇叭不響到處都在響。一番角力后,只有一小撮人才能成為幸運兒成功擠上車。在車外一堆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中,車門呻吟著關閉,隨后在漫天揚起的塵土中絕塵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擠車不易,我上午下課后便不回家,在學校食堂吃完午飯后,去校外路邊的小書攤,花一分錢買杯老蔭茶,再花一分錢租一本“娃兒書”,運氣好的話可租兩本??崾詈?,我幾乎天天去書攤報到,冬天手腳生凍瘡,翹著手指依然翻書翻得有滋有味。好幾次我中午看書入了迷,下午上課遲到,被批評并罰站聽課半個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次,父親不知從哪里找來一本《歐陽海之歌》,400多頁,我一口氣看完,歐陽海舍身救人的一幕從此嵌在我的腦海里。父親表揚我:“我女兒真行,小小年紀這么厚的書兩天就啃完了?!蔽液苁堑靡?,這可不是“娃兒書”,是真正大人看的書喲。后來,親戚送我一本小說《紅巖》,講的是重慶白公館和渣滓洞革命先烈的故事。我讀得如饑似渴,但沒讀到一半就被書中描述的殘酷場面嚇壞了,趕緊把書藏于柜中,很久不敢碰,直到初中才拿出來戰戰兢兢地讀完。而我心中關于國家、英雄的啟蒙也從此開始,從這兩本書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  初中功課加重,隨心閱讀的好時光宣告終結,自由選擇讀物的權利被剝奪。我的語文成績在班上乃至年級名列前茅,作文常常作為范本光榮上墻,數理化成績則一塌糊涂、屢屢墊底。不知是不是因為心虛,我總是覺得細眉細眼的數學老師天天對著我翻白眼。我還“酷愛”美術,一上數學課便默默編些奇怪的故事,偷偷畫在書頁空白處,為此沒少被大學理科畢業的父親收拾。每到此時,我那慈祥的母親便笑瞇瞇地端上一盤諸如油酥花生、小河蝦之類的好吃的,父母配合默契,讓我痛了手心、香了嘴巴,最后不知道該傷心還是該歡喜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直熬到高三文理分科,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文科。為集中復習沖刺高考,我背起鋪蓋住進學校。這下徹底脫韁,到高考前兩周還躲在課桌下偷看《射雕英雄傳》。我高考第一志愿報了中文系,然而數學未及格,總分差10分,復讀又沒把握,于是讀了第二志愿經管系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學每天僅4節課,我壓抑已久的讀書欲望得以充分釋放。教室、寢室、圖書館成了樂園,我一頭扎進從未見識過的浩瀚書堆里,從瓊瑤、三毛、席慕蓉到汪國真,從《紅樓夢》《水滸傳》到《飄》,抓到哪本就讀哪本。我像一只游弋的章魚盡情伸展觸角,好奇地觸摸未知的世界并與之進行幼稚而熱情的對話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最早的工作單位是基層法院。那時單位里僅有兩個大學生,一個畢業于西南政法學院(現西南政法大學),另一個即畢業于渝州大學(現重慶工商大學)經管系的我。前者是響當當的本科生,我雖然只是大專生,但也成為“院寶”之一。老院長大喜,欲調我去財務室,我堅決吵著要去業務庭辦案。幾個回合下來,性情倔強的老院長也沒了法子,怕我去了財務室也不安心,遂將我安排到民事法庭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,憑我所學專業加上短期崗前培訓,辦理一般的離婚、債務、撫養、贍養、賠償之類的案子還湊合,一旦涉及對法理要求較高的案件,便覺力不從心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我趕緊丟下閑書報考了全國法院干部法律專業,半脫產,學時兩年半,定時與同事們去南山培訓基地集中上課復習考試。父母打麻將人數不夠,見我回家便拉我入局,我不睬,自顧自地啃書去了,母親有點惱:“你莫讀成‘書呆子’喲!”所以,我至今不會打麻將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鄙視“書呆子”,但真的喜歡讀書。慚愧的是,我只讀與工作有關的專業書,與興趣有關的文學書以及與生活有關的實用書。這一點使我一直沒有具備更寬的視野,也沒能拓寬更廣闊的思維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8小時以外,我只讀喜歡的書。人的價值取向、修養層次、知識結構各不相同,好書并不都適合自己,沒必要強迫自己為讀而讀,更沒必要為在人前增加談資和炫耀的砝碼而讀。

                不管什么書,只要是健康的,能引發閱讀興趣和閱后思考的,我都不會拒絕。我相信,一本好書如同溫婉摯友,能為寂寞時光注入莫大安慰;一本好書像一艘船舶,能將人從狹隘的沼澤泥潭載入廣闊大海。我并無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的雄心,也不具備“書中自有黃金屋”的宏志,更談不上“君子之學,死而后已”的治學精神,我就是一個在書中汲取養分、尋求充實、收集快樂的俗人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我依然只讀喜歡的書。兒子上初中了,有時做完作業便坐在沙發上看看課外書,我也拿本書坐旁邊看??粗粗?,對某篇文章心有戚戚,我便推薦給他,兩只腦袋湊在一起看??粗粗?,有時傻笑,有時眼睛發澀,也會為諸如“林清玄的書到底有沒有看頭”之類的問題爭得面紅耳赤。

                至于我寫的幾本書,兒子都不怎么讀,估計比較挑剔的他覺得“深度不夠”。于是,我下定決心,將來一定要寫出一本讓他愿意閱讀的書。不過,有一點無可置疑,兒子從只能費勁地涂鴉兩排字,到千字文已難不倒他;從翻來覆去寫“今天真開心,我和爸爸去公園玩”,到作品開始登上??酥潦〖増蠹垺喿x,功不可沒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工作忙,兒子功課緊,只能利用碎片時間閱讀。我讀周曉楓、鮑爾吉·原野,他看曹文軒、沈石溪,看到精彩處,一方往往非要拉著另一方分享不可,若遇冷,必黑臉以示抗議。親子、分享、酣暢交流,這算是讀書的另一層樂趣吧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讀書,我喜歡。讀喜歡的書,所以快樂。我覺得這就夠了。兒子則醉心于一邊看書一邊吃零食,盡管功課壓力下的悠閑時光實屬稀有。如今零食多如牛毛,全不似當年那般匱乏。不過他一手拿書一手握零食的造型,倒與兒時的我頗有幾分神似。


                男同GAY18禁视频网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zzzb"><listing id="bzzzb"><menuitem id="bzzz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zzzb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周神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凡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、七一網的作品,均系CQDK原創出品,歡迎轉載并請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;轉載作品如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打印文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