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        <address id="bzzzb"><listing id="bzzzb"><menuitem id="bzzz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zzzb">

    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黨建>作風建設>反腐倡廉> 詳細內容

                從“忘年交”到被敲詐對象

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七一網/《黨員文摘》《中國紀檢監察》 作者:梁莉 發布時間:2021-08-11 10:17:35 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6月30日,陜西省紀委監委通報,陜西省委統戰部原副部長唐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而就在2018年,唐勇還曾以陜西省略陽縣委副書記、縣長的身份,出現在四川師范大學黨委原書記周介銘的違紀違法案卷中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是四川省屬高校的“一把手”,一個是秦嶺南麓的山城主官,相隔近千里的兩個人,為何在一個案件中同時出現?這與陜西省商人鄧偉朝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。

                只見魚餌不見鉤,笑納“忘年交”財物埋下禍根

                出生于1956年的周介銘曾有過激情燃燒的歲月,他下過鄉,當過工人,還是高考制度恢復后的第一屆大學生。和同時代的其他人一樣,他心中曾充滿了為國家發展作貢獻的使命感和責任感。

                無論是在西南師范學院地理系(現西南大學地理科學學院)求學,還是畢業后在蘭州商學院(現蘭州財經大學)、西北民族學院(現西北民族大學)任教,周介銘一直踏踏實實、勤懇認真。1984年,周介銘開始擔任四川師范大學行政職務,從地理系辦公室主任到系主任,再到學校教務處處長、副校長、校長,后任學校黨委書記,在每一個崗位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。與此同時,周介銘的科研成就也令人矚目,他多次獲得國家和省級教學成果獎,還主持了不少重點基金項目,先后被評為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成為地理學領域的學術中堅。

                成功帶來的驕傲,使周介銘漸漸放松了自我要求,內心悄然發生了變化。他錯誤地認為,在高校只要做好教學科研就算盡職盡責,政治理論學習和思想道德教育都可以敷衍了事。隨著權力增大、交往變廣,他收取的咨詢費、評審費等越來越多?!凹词挂庾R到有些費用收得越界,但他知錯不改,反而暗示自己這都是對其能力和付出的正當回報?!鞭k案人員介紹,到后來,民辦學校尋求支持遞來的顧問費他也會笑納,下屬同事送上紅包、禮品,他更是收得心安理得。

                自我麻痹的周介銘在偏離正軌的路上漸行漸遠,開始接受老板的請托。2008年,周介銘經人介紹認識了陜西商人鄧偉朝。鄧偉朝的極力吹捧奉承,讓周介銘“感到很受用”,年齡相差近20歲的兩人,一見如故成了“忘年交”。分別的時候,鄧偉朝悄悄塞給周介銘一個紅包。

                有了初次遞上的紅包,鄧偉朝很快便請托周介銘幫助一名高考成績不理想的學生——時任陜西省略陽縣委副書記、縣長唐勇之子進入四川師范大學(以下簡稱“川師大”)讀書。

                除了見面禮,2008年至2012年間,就唐勇之子上學一事,鄧偉朝先后3次累計送給周介銘17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收錢辦事成默契,為商人大開方便之門

                周介銘在校長崗位上任職近11年,時間越長、職務影響越大,主動和他交往的“朋友”就越多,其中企業老板更多。起初他出于朋友義氣,在能力范圍內為老板提供幫助,后來看到其支持關照的老板事業越來越發達,開好車、喝好酒,到處買房置地,就覺得自己的付出和所得不成正比,心態日益失衡。在這種心理驅使下,鄧偉朝請他幫忙解決生意上的問題時,周介銘便理所當然地收受感謝費,金額也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  2009年10月,四川省某市經濟開發區管委會與北京一家公司簽訂了一份投資協議,但公司內部分歧導致資金出現問題,投資協議面臨解約。公司負責人找到鄧偉朝幫忙。鄧偉朝在一次飯局上向周介銘談起此事后不久,周介銘便給該市領導打招呼,項目得以繼續進行,周介銘也從鄧偉朝處得到了回報。2011年,鄧偉朝計劃與陜西省某企業老板合作銷售某知名白酒,周介銘再次牽線搭橋,幫助鄧偉朝順利拿下該品牌白酒在陜西省為期一年的經銷代理權,并獲得了比上一次更高的“報酬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黨的十八大之后,反腐敗力度加大,但周介銘卻絲毫沒有停止之意。他暗暗為自己開脫:收送禮品禮金是中國社會人際交往的“組成部分”,不收不送反成另類,無法在“圈子”里混。事實上,與其說周介銘擔心不好在“圈子”里混,不如說他迷戀受人追捧的快感和權錢交易的收益。是非觀、義利觀的錯位,讓周介銘“心安理得”了一時,卻在日后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
                辦案人員介紹,2008年至2014年間,鄧偉朝多次向周介銘行賄共計190余萬元。除了替鄧偉朝的生意出面打招呼,周介銘還利用職務便利在學生招錄、學校工程承攬方面為其大開方便之門。


                從被“圍獵”到被綁架,陷阱難填終遭實名舉報

                像許多甘于被“圍獵”的領導干部一樣,周介銘自認為其與鄧偉朝的往來神不知鬼不覺。直到事情無可挽回時,他才意識到,所謂的朋友只是看中了他手中的權力和職務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2015年,鄧偉朝生意出現危機,欠下巨額外債。急需用錢的他,產生向周介銘要回行賄款的想法。不久前還是交往密切的“好兄弟”,現在突然反咬一口,讓周介銘始料未及。最初接到鄧偉朝要求打款的電話,周介銘十分憤怒并明確拒絕,但鄧偉朝卻威脅要實名舉報。周介銘想過向組織坦白,但恐懼被組織調查自己與鄧偉朝的不正當經濟往來后身敗名裂,即使意識到這是敲詐行為,也沒有向組織報告,更沒有向公安機關報案,一心想著滿足鄧偉朝的要求后盡快息事寧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一錯誤選擇,讓周介銘陷入被敲詐的泥沼中難以自拔,開啟了日日驚悚、夜夜夢魘的生活模式。2017年3月16日,鄧偉朝謊稱唐勇被審查調查,自己公司同樣涉案,公司賬目中11.5萬元款項牽涉到周介銘,要他將此款退回。當晚,周介銘借已故父親之名,分三次將11.5萬元轉給鄧偉朝。沒想到,這些轉賬記錄讓鄧偉朝又多了一個要挾周介銘的把柄。

                抓住周介銘懼怕調查的軟肋后,鄧偉朝變本加厲,不斷抬高要價。20萬元、50萬元、100萬元……為了拿到更多的錢,他曾在網上發帖,揭露周介銘“借已故父親之名受賄后退贓”,隨后又將舉報材料以“大字報”的方式張貼在川師大校門口,周介銘萬般無奈,只得不斷向鄧偉朝打款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鄧偉朝的要求卻像個無底洞,周介銘即使掏空了家中多年的積蓄,也無法阻止其繼續獅子大開口。痛苦又無奈的他將希望寄托于手中的權力,徹底走向扭曲變質。2017年3月至9月間,周介銘總共打給鄧偉朝1800多萬元。在校任職期間,他利用高?!耙话咽帧甭殑蘸蛯W術權威地位,在學校大搞“一言堂”,嚴重違反“三重一大”議事規則,以權謀私。而在受到鄧偉朝敲詐勒索威脅之后,周介銘瘋狂斂財的頻率更是不斷增加,其所有收受的財物最后幾乎全部送給了鄧偉朝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6月,鄧偉朝最后一次給周介銘打電話索要5000萬元,并稱“給錢就移民國外不再打擾,不給就實名向紀委舉報”。走投無路的周介銘實在拿不出這筆巨款了。誤以為周介銘“不買賬”,鄧偉朝心一橫,撥通了舉報電話。
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1月,因嚴重違紀違法問題,四川省紀委監委予以周介銘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,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。而鄧偉朝也沒能逃脫法律的制裁,2019年11月28日,成都市錦江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,鄧偉朝因犯行賄罪、敲詐勒索罪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6年,并處罰金20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男同GAY18禁视频网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zzzb"><listing id="bzzzb"><menuitem id="bzzz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bzzzb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zzzb"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朱子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凡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、七一網的作品,均系CQDK原創出品,歡迎轉載并請注明來源七一客戶端;轉載作品如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打印文章】